王建煊/王老先生講故事之445:半斤兒子與四兩丈夫


王建煊/王老先生講故事之445:半斤兒子與四兩丈夫

有這樣終身不離的決心,百年好合的婚姻就成功了一半。 示意圖,非新聞當事者。圖片來源/ingimage

这个小姐有点野

臺灣的文學大師鍾理和先生,是大地主的兒子。他愛上農場的女工鍾臺妹;少爺與女工要結合,在當時並不尋常,同姓婚嫁,更爲客家風俗所不許,況且鍾臺妹又比少爺大幾歲。最後二人選擇私奔到中國大陸,八年後纔回臺灣。後來鍾理和患了肺結核,鍾臺妹賣田救夫,讓丈夫多活了十年,五十歲過世。

專訪/2導演找「女神」 北影非常新人突顏面神經失調

伸手拿與跪着拿

鍾臺妹則活到九十七歲。他們的故事曾被拍成電影「原鄉人」。鍾臺妹有句名言:「半斤兒子不如四兩丈夫」。家母也常說:「跟丈夫拿錢是伸手拿,向兒女要錢是跪着拿的」,說明丈夫在女人一生中的重要性。

馬太福音第十九章6 節:「夫妻不再是兩個人,乃是一體的了。 所以神所配合的,人不可以分開。」以弗所書第五章23 節:「 因爲丈夫是妻子的頭。」所以古訓夫唱婦隨,是有其道理的。頭到哪裡,身子也要到那裡。鍾理和去大陸,鍾臺妹隨之;鍾理和返臺,鍾臺妹隨之。

《国际政治》战争即将结束?哈玛斯提议三阶段停火135天

家父、家母均未受過小學教育,亦無家世背景,婚後生了三個孩子,日子當然難過。家父一度脾氣很壞,讓人受不了。有朋友勸母親離婚算了;但也有長輩勸母親要忍耐,不管走到哪裡,一定跟着丈夫走。家母選擇了後者,辛苦跟着父親走,將我們三個孩子都扶養到大學畢業。家父已過世多年,家母活到100歲才辭世。

衝動離婚與白頭偕老

據專家研究,離婚者多數是一開始就沒有要守住-輩子的決心。遇到困難,就容易有離婚的衝動。這種現象西方多於東方,現今多於早年。兩個人要白頭偕老,以平均年齡二十五歲結婚,到平均壽命八十歲計算,兩人緊密相處的日子超過半世紀;就如同牙齒和舌頭常會咬碰,爭吵是肯定有的,忍耐一下,有智慧的化解一下,還是會過去的。如果一味的鑽牛角尖,擴大委屈,當然容易走上離婚之路。

轻错

我曾經有心律不整的毛病,最後在臺北榮總動電燒的手術,正式名稱是經導管電氣燒灼術。手術先在大腿兩側胯溝邊,各畫一小洞,用細管子通到心臟,一點都不痛苦,不打麻藥,人清醒如常。但痛苦的是,手術動了五個多小時,人躺在手術檯上-動也不能動。這個不能動,實在很辛苦難熬,我只好用深呼吸來減輕久躺不耐的痛苦。

查租金逃税 下波锁定一般房东

但醫生說不能深呼吸,因乃深呼吸時,心臟會動,而電燒手術是透過電腦來定位心臟亂漏電的地方,加以修補,心臟一動,容易對不準。醫生說:「給你一分鐘深呼吸一下,呼吸好了再繼續進行手術」。

五個多小時躺在那裡不能動,想起來不免感到恐怖。但是要因這點恐怖就不動手術嗎?手術很成功,心律不整也得到控制。心律不整最大的危險是,容易形成血栓,造成血管阻塞,發生中風。電燒手術是有其痛苦,但忍一下,就身體健康。婚姻中的一些痛苦也是一樣,忍一下,就風平浪靜。有哪個手術不痛苦,又有哪個婚姻一帆風順的呢?

路得的故事

舊約路得記記載女子路得的故事。話說有一位名叫以利米勒的人,因爲饑荒,帶着妻子拿俄米及兩個兒子,由伯利恆到達摩押,兩個兒子中的一個娶了摩押女子路得爲妻。後來以利米勒及兩個兒子先後逝世。路得及婆婆都成了寡婦,婆婆勸路得回孃家去再嫁,但路得不肯,要守着婆婆。

从死亡之旅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

路得對婆婆說了-段十分感人的話:「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。你往哪裡去,我也往那裡去,你在哪裡住宿,我也在那裡住宿,你的國就是我的國,你的神就是我的神。你在哪裡死,我也在那裡死,也葬在那裡。」(路得記第一章 16至17節)

路得一心跟隨婆婆,因爲路得認爲自己已是婆家的人,丈夫雖死,她仍要留在丈夫家。這如同從前中國女性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的美德。「生是你家人,死也是你家鬼。」有這樣終身不離的決心,百年好合的婚姻就成功了一半。

最難熬過年!弟當車手欠錢 媽媽竟要她「名下房產貸款」抵債

绝世神医:腹黑大小姐 小说

(本文與臺灣醒報同步刊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