項婕如戲裡戲外都遭霸凌 浩辰曝被蓋布袋、上演「18禁」羞辱


項婕如戲裡戲外都遭霸凌 浩辰曝被蓋布袋、上演「18禁」羞辱

研发晶片登上高铁歼20 中国龙芯之母黄令仪逝世享年86岁

《親愛壞蛋》演員禾浩辰、謝雨芝、導演洪子鵬、項婕如、溫升豪、修杰楷。(TVBS提供)

台南浅草里活动中心 流标7次终动工

《親愛壞蛋》演員禾浩辰、項婕如、謝雨芝。(TVBS提供)

勐鬼悬赏令

《親愛壞蛋》演員溫升豪、修杰楷都已是人父。(TVBS提供)

应对俄乌情势 避免中国形象俄罗斯化

三立、TVBS《親愛壞蛋》演員溫升豪、修杰楷、禾浩辰、項婕如、謝雨芝與導演洪子鵬2日齊聚爲戲宣傳,剛從新加坡拍戲回臺的溫升豪戴着眼鏡出席,透露是因爲右眼長了顆針眼,透露前一晚剛發作,主要應該是太累,已經看醫生也擦抗生素、吃藥,他回憶10幾年前也曾長針眼,當時是跟隋棠去海外宣傳夯劇《犀利人妻》時,被笑原來長針眼關鍵就是跟隋棠合作,他則笑回:「但她今天又沒來!」

桃园公布3确诊者足迹 曾至华勋市场、自助餐店

总裁的绝色欢宠 小说

項婕如飾演溫升豪與隋棠的女兒,因遭受校園霸凌的壓力與創傷而罹患解離症,項婕如坦言求學過程多少都會遇到霸凌,她高中時就曾被兩個學姊叫到走廊,警告她「小心一點」,只因爲對方喜歡的男生對她有意思,「不是因爲我做了什麼,而是我的存在對她就是一種傷害」,當時才15歲的她不敢也不知道怎麼迴應,後來只能做到儘量避開對方、不走會遇到對方的路。溫升豪馬上劇中無厘頭爸爸上身:「叫妳小心一點?那她可能是算命的!」項婕如一秒噴笑,大讚:「爸爸好棒喔!」

從小打籃球的禾浩辰更說,他遇到的是更直接的霸凌,因爲球隊生活學長學弟制很重,國一、高一的學弟一定會被欺負,例如被「蓋布袋」,有時只是練球氣氛很差,一年級就站一排,學長直接朝每人臉上摜一拳,當時覺得這已經是很正常的事、就是球隊的傳統文化,但當他成爲學長後,覺得大家都是小大人了,便不會這樣對待學弟,頂多體罰、拿東西打屁股,「因爲同儕會給你壓力,學弟犯錯不處罰的話,學長看不起你!」他說被打罵、放進冷宮、排擠不跟你講話都很小兒科,「還有很多被羞辱、18禁不能講的。直到後來社會上愈來愈注重校園霸凌,就較少聽說了。

冷魅总裁,难拒绝 小说

日本黑鹰失联前2分钟最后通联无异状 海空续搜救

禾浩辰說,被霸凌欺負很痛苦難熬,但他只會自己躲起來偷哭、慢慢消化,也不敢跟家人講,覺得反正這環境都這樣,頂多跟一兩個比較好的同儕聊天、一起做些瘋狂的事,例如當時爲了忘記被霸凌的事,就翻牆進游泳池,在泳池邊抹得全身是泡泡,然後跳進泳池,因爲以前是很不喜歡穿衣服的小屁孩,跟同儕都是一起洗澡、全裸袒裎相見,洗澡時還會互相尿尿、亂射。

項婕如也說,現在的小朋友法律常識比較好,「我以前也曾被捱過一巴掌,當下心想趕快挨完就好了,如果是現在,我會告死她,因爲這是直接讓人受傷,而且3人以上就構成公然污辱。而且如果是現在,我可能敢反抗,甚至打回去!」

溫升豪與修杰楷都有女兒,是否擔心女兒被霸凌?修杰楷表示,他多少還是會擔心,但認爲要給孩子很健全、健康的心態,「心夠強大,就不會覺得會被霸凌,別人說什麼,也不覺得被刺激到!」他舉例之前一羣好友的小孩一起玩,小女生們故意要欺負一個小男生,男生力氣大就要推女兒咘咘一下,男孩的爸爸看到本來要進去罵兒子,他就說「不行,先觀察一下」,事後他問咘咘是否覺得被推,咘咘果然回「沒有啊,我們在玩而已」,所以有時是大人自己解讀或覺得怎麼可以,但其實只要小孩心理狀態夠強大,就會自己生成力量。

溫升豪也非常贊同,強調只要內心夠強大就不會受影響,並開玩笑說「她不要去霸凌別人就好」,他認爲在團體被欺負霸凌,如果不怕揍 、敢反抗反而就沒事,愈是因爲被欺負而畏縮的,反而愈容易被打被欺負。

修杰楷劇中有不少與外遇對象曾莞婷激情熱吻場面,被問女兒波妞與咘咘有沒有看到?修杰楷笑說:「只要看到曾莞婷出現就會關掉電視說:『睡覺!』」反倒被老婆賈靜雯看到質問:「爲什麼演吻戲沒有報備?」修杰楷解釋:「我有講,只是她記憶力不好。」

劇中也是與助理外遇的禾浩辰,則說:「我和修杰楷不一樣,身爲球員我是默默的出軌,畢竟我是臺灣之光,還是有些包袱在。」飾演禾浩辰老婆的謝雨芝說,在開拍前也努力練習如何揣摩當孕婦,她說:「老公出軌一定不只有單方面的問題,但自己一定要有謀生的能力,養活自己是很重要的。」

項婕如劇中對爸媽愛理不理、頗爲叛逆,私下的她說,自己的叛逆好像都在工作裡面,平常反而沒經歷叛逆期,因爲滿早就離開家裡,15歲便住校。剛入行時,因爲收入不穩定,家人只有叫她不要再拍戲、找穩定的工作,「但我滿我行我素,告訴他們這是我自己的人生,我自己負責!」修杰楷一聽忍不住驚呼:「這超叛逆!一句打死!這句話很狠!」並說如果是女兒將來這樣跟他說,他會馬上「斷了金援」,項婕如笑回:「我就是沒金援纔敢講這種話,我比較早開始工作,因爲住校,很小就自己打工賺錢、分配每週要花多少!」

總裁,我們不熟 小說

項婕如第一次飾演被性侵與被霸凌者角色,她說:「第一次演被性侵,原本還滿擔心的,因爲我是對身體界線比較敏感的人,拍的時候很緊張,不過在滿小的空間里人多反而覺得比較安心,覺得真的是在工作!真正拍時,覺得滿身歷其境地面對恐懼,不僅生理上有反應,心理也有感受,回家還開始做惡夢,夢到在拍戲。但我本身就是滿常做夢的人,拍喜劇也是會做開心的夢!」